演示站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车点评
[field:writer/]

他们都去哪了?十家新造车公司集体缺席广州车展

2021-01-25

一年一度的广州展如期而至,然而在这企纷纷递交全年答卷的大舞台,不少刚拿到纯电动乘用资质的新造公司们,并不准备倾听。

据云网统计,截止目前国发改委共国家发改委了15个显电动乘用项目,参与本次展的仅有5,其中10企业都没来参展,其中还包括前途、万向集团等被给予厚望的企业。在他们当中,有的企业实际上并没有取得原始的生产资质,甚至有的企业的生产基地已经杂草丛生。

也正是因此,我国新能源生产资质审查在进一步放宽,未来真正的‘幸运儿’也许只是更少数,甚至现有企资质也有可能被交还。

仅4获得完整资质

本次广州展览,10新晋的新能源建企业集体缺席,并不仅仅是因为没有产品!

公开发表资料表明,自顺利获得国发改委关于显电动乘用项目的批复后,还包括河南速达、江苏敏安、重庆金康、浙江合众、广东陆地方舟在内的多企业,并未展开产品、工厂、供应链、融资等核心信息的持续发布,显得比较“高调”。

更最重要的是,这些企业并没走完资质审核的原始流程。按照目前的政策,新的企想正式获得电动资质,必须两个阶段:

第一阶段由发改委主导,即通过由发改委把控的纯电动乘用项目审核,对应管理政策是《新建纯电动乘用企业管理规定》;

第二和第三阶段由工信部主导,分别是企业和产品准入,即企业通过项目验收,辆产品通过检测机构检测,对应管理政策为《新能源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规定》。

云得知,目前已经取得发改委项目国家发改委的15新能源企业中,除了北新能源、江西江铃新能源、云度新能源、兰州知豆4企业走完了全部流程,正式取得正式生产资质外,其余大部分企业均未通过工信部关于企业项目的竣工验收,也没有正式量产产品进行相关产品验收流程。

而拥有生产资质的四企业中,北新能源、江西江铃、兰州知豆均将在本次展览亮相,如此看来,生产资质依然是悬在新晋新能源企头上的一把刀。

一边提升门槛,一边末位出局

未来要想获得生产资质将显得越来越难。

据悉,从今年6月起我国已经暂停了新能源生产资质的发放。“今年发改委暂停纯电动的资质审核,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争议太大”,一位相似发改委的业内人士称,“尤其一些争议企业拿到资质后,会引发较大的注目和讨论”。

河南速达就是一个争议案例。

《南方周末》2016年4月的一篇报导称之为,“河南速达开建5年的生产基地上长起了荒草,试制成功5年后的电动还是没有能实现量产”,直指该公司为典型的“僵尸企业”。而河南速达是第12取得独立国家新建显电动生产资质的企业。

同时,“发改委正借着暂停资质审查这段时间,修改目前的审批政策”,上述业内人士称,“经过这轮查办后,未来一方面新申请的企业不会面对更严苛的审核标准,另一方面已获得资质的企业还会展开进一步筛查和审核,不通过有可能被‘清退’”。

此外,云从上述接近发改委的业内人士处得知,未来发改委和工信部很可能会出台关于生产资质的末尾淘汰制度,“例如不会划定一个门槛,第一年实际年产销量在500台以下,第二年可能就不会中止生产资质”。

新企的老问题

就生产资质而言,这并不是一个新问题,早在燃油时代,生产资质就已经沦为香饽饽,它是企业转入制造领域的第一步。也正是因此,代工、买壳的问题经常出现,而这昔日的场景在新能源市场再度首演。

蔚来和小鹏就将使用了代工方案展开生产,而威马则通过并购大连黄海顺利借壳。

然而目前买壳也已经变的不太现实。一位不愿明示的互联网公司负责人回应:“目前不少企业正在找寻壳资源,但是由于政策收紧,壳资源已经沦为无价宝,一票难求。”

同时,由于受限于生产工艺把控、品牌露出等问题,自建工厂并获得生产资质仍是解决问题制造问题的最佳方案。

如此显然,申请人生产资质依然是新造势力的最佳出路。否则几百亿的投资很可能付诸东流,或者大打折扣。

据云统计资料,目前,近20新造公司正处于正在申请人资质的过程中,工厂已经完成选址或开始建设。目前包括蔚来ES8、小鹏极客版等量产版型的已经完成月下线。

那么未来这些新造势力将何去何从,他们否需要成功闯关,在明年的北京展览,或者广州展上,我们能够看见他们的身影吗?这依然是个大大的问号。

相关热词搜索:

热门浏览
今日推荐
最近热点
Top